色染的風采—宋元明老提油玉器 《精品時尚》

《精品時尚每日報導》

古代玉器上顏色的成因,可以分為自然呈色、自然沁色和人工染色三種情況。這裡展示的玉器皆是第三種:人工染色,即俗稱“老提油”。就是用自然界天然生長的植物染料,對玉器件進行物理加熱的方式進行染色的一種仿古方法。因為是用有機物染色,不傷害玉質,能夠保持玉質的晶體結構的完整性,所以用老提油的方法加工玉器,形成的色彩,自然溫潤。

元  黃玉瑞獸   長5.7cm

玉質淡黃,光澤溫潤,大面積黑褐色沁斑。玉獸伏臥,雙角卷曲,大眼長眉,靈芝形鼻,齜牙憨笑,尾分三叉柔軟後卷,背部有一方形貫穿孔。整器造型古樸雄渾,色澤深沉厚重。這件黃玉瑞獸身上大面積黑褐色沁斑即為人工染色,俗稱“老提油”。因年代久遠,品相好的宋元老提油藝術品在如今也是難得一見。

宋 黃玉虎 高3.5厘米

黃玉質地,老提油法作黑褐色沁。玉虎造型飽滿敦實,前足直立,後足蹲坐,仰頭露齒,立耳大眼長鼻,虎尾上卷貼背,神態稚萌生動,短陰線刻畫虎毛發。宋虎多似大貓,沒有虎之霸氣,多了賞玩樂趣。

元代  白玉紅沁獅  長5.8cm

白玉,圓雕,橘紅色沁斑。小獅子非常生動,齜牙瞪眼,張牙舞爪,好像很兇猛的樣子,但無論怎樣看,都更似調皮的獅子狗,奶兇奶兇那種,恨不得屁股上輕輕踢兩腳。

玉質很好,細膩溫潤,橘紅色沁斑為人工染色而成,小獅造型並不慕古,染色隻是為了增加賞玩意趣。

明  青白玉馬 長4.7cm

小馬青白玉質,細膩溫潤,璞皮加沁色,色彩斑斕。立體圓雕一臥馬,睜眼閉口,神情溫馴松馳,四蹄曲於身下,身軀壯碩,肌肉強健有力,比例協調。長尾下卷壓與身下,修長輕巧,頸部鬃毛濃密整齊,分梳兩側,留黃褐色璞皮於頭部,後臀及背部,加之馬身用老提油法沁染黑褐斑,宛如毛色斑駁,獨具匠心,刀法簡練而傳神,靈動而富有神韻,形神兼備,刻畫精道。

元  青玉鹿   高5cm

青玉質地,紅褐色沁染斑。小鹿造型非常少見,伏臥,四肢細小,脖頸誇張伸長,簡潔陰線刻畫口鼻,圓眼及毛發。造型古樸,神態天真,玉質青綠,加之紅色沁斑點綴,賦予了小鹿極高的藝術美感。

明代  白玉紅沁童子騎象   長5.58cm

玉,籽料,紅色沁染斑。圓雕童子騎象。

在中國傳統文化裡,因為“象”與“祥”字諧音,所以,大象被賦予了更多吉祥的寓意,而中國人自古就對吉祥寓意的事物很有好感,所以認為”象”能給人間帶來祥瑞,象征天下太平。

綜觀大量傳世的宋明玉器,人工染色多以紅、褐、黃及黑色為主。黑色的仿古沁色,主要模仿古玉中的水銀沁(黑漆古);紅、褐、黃三色則分別為明人所稱的血沁、屍古、土古等古玉之沁,其中又以紅色最為常見。

明代 白玉龍形佩  長6.5cm

白玉,紅沁,溫潤。慕古仿漢,但力度與神韻較戰漢玉龍相去甚遠,線條柔弱綿軟,但玉質極佳,包漿醇厚,沁色雅美,瑩潤可喜。老提油色一般為黑,褐,紅三種。

清末民初,呂美璟寫成《玉紀補》,對提油法作了闡釋:老提油:“雕刻固好,顏色亦鮮明奪目,惟色皆成片,無牛毛蚌殼等紋,近世玩玉者多半以此誤認為漢玉,蓋其色比舊玉反覺光潤可愛也。”這件白玉龍佩就是標準的被清人稱為“光潤可愛”之色。

明 青玉獅 天津博物館藏

宋金元時期的老提油玉,目前所見並不算多,今天更為常見的則是明代的老提油玉,而且從實物來看,明代的提油技藝應用更加普遍,技法也更加成熟,不僅是為了造假所需,也是為了滿足當時的一種玉器審美風尚。明代的老提油玉器,不乏玉質上乘者,除了外表多具有溫潤的光澤外,其雕工也是毫不含糊,這些都與後來的新提油有著顯著的差別。

                 相逢即緣,歡迎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