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中將覃健去世後,兩位元帥、22位將軍,一起為他送行 《各國歷史》

1959年7月15日,一位開國中將因病逝世,年僅48歲。

當時,陳毅、葉劍英、粟裕、黃克誠、張雲逸、許世友、劉亞樓等等24位開國將帥,組成治喪委員會,彭老總也派人送來花圈,追悼會的規格非常高。

這位備受尊敬的開國中將,名叫覃健。

覃健1911年出生於廣西東蘭縣,很早就參加了韋拔群領導的東蘭革命,後來又參加了張雲逸等人領導的百色起義,成為一名優秀的紅軍戰士。

覃健參加革命較早,參加戰鬥無數,是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而且,他的家人犧牲也非常大。

因為覃健參加了革命,當地反動派便百般欺壓他的家人,覃健的母親、姐姐、弟弟都在與國民黨反動派的鬥爭中犧牲,父親也因為反動派的逼迫,逃到大山裡,過起了野人的生活,最終在饑寒交迫中死去。

可以說,覃健的一家人都是為革命犧牲的,與反動派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不過,覃健在當時並不知道這一切,直到建國後他第一次回到家鄉,才知道家人都已經犧牲的消息,頓時淚如雨下。

覃健參加百色起義後,成為紅軍第7軍的一名戰士,因為作戰非常勇猛,很快就升任班長。

不久後,連隊的後勤管理排長在戰鬥中犧牲了,覃健就被推薦為排長。

在那個年代,物資極度匱乏,再加上覃健以前沒有做過這些工作,無論是夥食還是各項保障都不到位,覃健經常被一些老兵在背後議論。

覃健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不但沒得到表揚反而遭到議論,心裡越想越不舒服,直接摞挑子不幹了,要回老家當遊擊隊員。

後來,團長找他談話,他才認識到自己犯了自由主義錯誤,誠懇地接受了處分,由排長降為一名炊事員。

覃健在炊事員的崗位上並沒有消沉,而是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工作,無論是行軍打仗還是埋灶做飯,他都完成得非常出色,而且在幾次戰鬥中也都是衝鋒在前,很快贏得了大家的稱讚,說他是連隊最不怕死的人。

沒過多久,覃健就從炊事員調任戰鬥班班長,並在1931年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還被送到紅軍大學學習,畢業後直接當上了排長。

可是,命運似乎總和他開玩笑,正巧蘇區在開展肅反,他之前想離開部隊回家打遊擊的事被再次提起來,就被抓了起來。

幸好領導也知道他的這件事,出面幫他說情,總算保住了一條命,但再次由排長降為普通戰士。

兩次升任排長,又兩次降為普通戰士,覃健的經歷可能在所有開國將帥中也是不多見的。

不過,這些挫折並沒有把他打倒,反而更加磨礪了覃健的鬥志,不到一年時間,他就從一名戰士被提升為紅三軍團警衛連連長,連彭老總都向參謀長鄧萍誇他說:

「那個廣西的小連長,意志力夠強,打仗夠硬,將來應該是個好苗子!」

到了全面抗戰時期,覃健擔任過八路軍第115師344旅688團副團長、新四軍第3師8旅23團團長、淮海軍區司令、潼宿海軍分區司令等職,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擔任潼宿海軍分區司令時,還發明了一種「死狗陣」,把日寇折磨得不輕。

原來,到了抗戰後期,日寇不敢再大規模出擊,隻能龜縮在炮樓碉堡裡不敢出來,我軍拔除據點時,出現了很大的傷亡。覃健思來想去,就發明了一種「死狗陣」法。

什麼是「死狗陣」呢?就是覃健號召附近的老鄉,誰家有死狗,都送來,扔到日寇的碉堡下面。因為天氣很熱,這些死狗很快就腐爛了,躲在碉堡裡的日寇聞著這些刺鼻的臭味兒,嘔吐不止,有不少人還染上了病。

到了晚上,這些日寇也不敢消停,覃健帶著戰士們不斷地襲擊,還敲鑼打鼓的,讓這些日寇根本不敢睡覺,弄得筋疲力盡,最後都灰溜溜地跑了。

這一招太絕了,我軍沒有損失一個人、一顆子彈,就把日寇都趕跑了,你說厲不厲害?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時任第九兵團參謀長的覃健,陪同兵團司令宋時輪來到北京,朱老總親自接見了他們,鼓勵第九兵團入朝後要英勇殺敵。最後,朱老總還親自對覃健面授機宜,講解到朝鮮戰場後的戰略戰術問題。

第九兵團到達朝鮮戰場後,迅速進入戰鬥,像著名的長津湖戰役,就是覃健具體參與指揮的,雖然損失慘重,但覃健還是得到了毛主席的點名表揚。

覃健回國後,擔任南京軍區副參謀長,負責部隊的軍事訓練,成為許世友的得力助手。1955年,覃健被授予中將軍銜。

但可惜的是,覃健因積勞成疾,患上了肝癌,於1959年7月15日不幸病逝,年僅48歲。

(參考資料:《黨史博採》《當代廣西》《中國元帥將軍授銜全記錄》)

――了解更多的開國將帥故事,可以看看歷史客棧的專欄,共100篇開國將帥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