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名人被貶的事例以及他們被貶的態度《十萬個為什麼》

《知識問答,以下為網友的回答》

  • 回答1
    作者:匿名用戶

    蘇軾被貶至黃州

    蘇軾幼年承受家教,深受其父蘇洵的薰陶,既長,“學通經史,屬文日數千言”。嘉佑元年(1056) ,蘇軾首次出川赴京應舉,次年與弟轍中同榜進士,深受主考歐陽修賞識。嘉佑六年應中制科入第三等,授大理評事、籤書鳳翔府判官。

    後其父於汴京病故,他扶喪歸裡。熙寧二年(1069)初還朝任職。因與王安石的變法主張有許多不同 ,請求外調,自熙寧四年至元豐初期先後被派往杭州、密州 、徐州、湖州等地任地方官。

    革新除弊,因法便民,頗有政績。元豐二年(1079)因所謂以詩文誹謗朝廷的罪行下獄。僥倖被釋後,謫貶黃州。

    關於態度,我個人認為並沒有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那樣的隱士態度。

    下面節選自餘秋雨——蘇東坡突圍,可以讀一下

    這便是黃州赤壁。赭紅色的陡峭石坡直逼著浩蕩東去的大江,坡上有險道可以攀登俯

    瞰,江面有小船可供蕩槳仰望,地方不大,但一俯一仰之間就有了氣勢,有了偉大與渺小的

    比照,有了視覺空間的變異和倒錯,因此也就有了遊觀和冥思的價值。客觀景物隻提供一種

    審美可能,而不同的遊人才使這種可能獲得不同程度的實現。蘇東坡以自己的精神力量給黃

    州的自然景物註入了意味,而正是這種意味,使無生命的自然形式變成美。因此不妨說,蘇

    東坡不僅是黃州自然美的發現者,而且也是黃州自然美的確定者和構建者。

    但是,事情的複雜性在於,自然美也可倒過來對人進行確定和構建。蘇東坡成全了黃

    州,黃州也成全了蘇東坡,這實在是一種相輔相成的有趣關係。蘇東坡寫於黃州的那些傑

    作,既宣告著黃州進入了一個新的美學等級,也宣告著蘇東坡進入了一個新的人生階段,兩

    方面一起提升,誰也離不開誰。

    蘇東坡走過的地方很多,其中不少地方遠比黃州美麗,為什麼一個僻遠的黃州還能給他

    如此巨大的驚喜和震動呢?他為什麼能把如此深厚的歷史意味和人生意味投註給黃州呢?黃

    州為什麼能夠成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驛站呢?這一切,決定於他來黃州的原因和心態。

    他從監獄裡走來,他帶著一個極小的官職,實際上以一個流放罪犯的身份走來,他帶著官場

    和文壇潑給他的渾身髒水走來,他滿心僥倖又滿心絕望地走來。他被人押著,遠離自己的家

    眷,沒有資格選擇黃州之外的任何一個地方,朝著這個當時還很荒涼的小鎮走來。

    他很疲倦,他很狼狽,出汴梁、過河南、渡淮河、進湖北、抵黃州,蕭條的黃州沒有給

    他預備任何住所,他隻得在一所寺廟中住下。他擦一把臉,喘一口氣,四周一片靜寂,連一

    個朋友也沒有,他閉上眼睛搖了搖頭。他不知道,此時此刻,他完成了一次永載史冊的文化

    突圍。黃州,註定要與這位傷痕累累的突圍者進行一場繼往開來的壯麗對話。

    這一切,使蘇東坡經歷了一次整體意義上的脫胎換骨,也使他的藝術才情獲得了一次蒸

    餾和昇華,他,真正地成熟了–與古往今來許多大家一樣,成熟於一場災難之後,成熟於

    滅寂後的再生,成熟於窮鄉僻壤,成熟於幾乎沒有人在他身邊的時刻。幸好,他還不年老,

    他在黃州期間,是四十四歲至四十八歲,對一個男人來說,正是最重要的年月,今後還大有

    可為。中國歷史上,許多人覺悟在過於蒼老的暮年,換言之,成熟在過了季節的年歲,剛要

    享用成熟所帶來的恩惠,腳步卻已踉蹌蹣跚;與他們相比,蘇東坡真是好命。

    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顏

    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鬨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

    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並不陡峭的高度。勃鬱的豪情發過了酵,尖利的山風

    收住了勁,湍急的細流匯成了湖,結果–

    引導千古傑作的前奏已經鳴響,一道的光線射向黃州,《念奴嬌·赤壁懷古》和前

    後《赤壁賦》馬上就要產生。

  • 回答2
    作者:匿名用戶

    說說李白吧

    李白的晚年是悽慘的。晚年被貶後他先是投奔了永王李磷,應邀入幕。李白入幕後,力勸永王勤王滅賊,而對於政治上的無遠見,他也作過自我檢討。

    同在江南的蕭穎士、孔巢文、劉晏也曾被永王所邀而拒不參加,以此免禍,李白在這點上顯然不及他們。永王不久即敗北,李白也因之被系潯陽獄。這說明他被貶之初並不甘寂寞,還是想有一番作為的,應該說還是積極的。

    下獄之後,李白上詩求救,夫人宗氏也為他啼泣求援。而此時帶三千吳兵在潯陽的宋若思把李白從監牢中解救出來,並讓他參加了幕府。李白在宋若思幕下很受重視,並以宋的名義再次向朝廷推薦,希望再度能得到朝廷的任用。

    但不知什麼原因,後來不但未見任用,反被長流夜郎(今貴州梓潼),完全出乎意料。長流就是長期永遠流放了。流放的第三年關中大旱,朝廷開恩大赦天下,他才結束了流放生活獲得了自由。

    結束流放的暮年裡,李白已經消沉到了極點,正可謂:“夜郎萬裡道,西上令人老”。一首《朝發白帝城》比什麼都能說明問題了。

    “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每日思古幽情,借酒消愁,最後竟然因飲酒過度,醉死於宣城”

    一個醉死的老人還談什麼生活態度積極啊。不到了憂傷激憤,意志消沉的極點怎麼可能清酒白髮酣醉致死啊?

    有幫助到你記得采納哦!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