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果和LG紛紛告別 手機市場已經容不下新人了《每日文章》

2021年1月18日下午,堅果手機官方微博發文稱:

我們看好教育硬體的前景和價值。為了增強教育硬體團隊的研發能力,新石實驗室將與檯燈團隊合併,共同組成大力智慧團隊,專註教育硬體;

堅果手機使用者的服務將不受影響,售後和系統維護會繼續,並且我們也會持續探索 @SmartisanOS 的創新機會。

雖然沒有明確給出放棄手機業務的說法,但字裡行間的意思給的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堅果手機今後的產品線將不會再包含手機產品。

——這是今年第一個宣佈告別手機業務的。

4月5日,韓聯社帶來訊息:

LG電子正式宣佈將退出智慧手機業務。LG電子在一份監管檔案中表示,其行動通訊部門將不再生產和銷售手機,理由是該部門業績長期低迷和行業競爭激烈。

LG電子CEO權邦錫(Kwon Bong-seok)今年1月表示,對於虧損的業務,所有的選擇都擺在檯面上。LG方面當時稱:“在全球市場上,移動業務(包括智慧手機在內)方面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現在對所有可能性都敞開大門,並且正在徹底審查我們的未來計劃。”

有意思的是,從我們發過的資訊內容來看,LG的手機業務重新復活的首個時間點就是2020年的4月9日,那天,LG手機正式公開了其新一代智慧手機的設計語言渲染圖。

“雨滴(Raindrop)”的後置鏡頭排列設計,“3D Arc Design”的曲面屏,以及Velvet“天鵝絨”的產品命名,都讓我們回到了十幾年前LG的手機時代。

不過也就僅僅是一年的時間而已,LG就敏銳地發現時代變了,手機還是不要再插手的好,於是,復出一年之後,LG再次歸山。

——這是今年第二個告別手機業務的。

和堅果的情況不同,手機業務隻是LG眾多部門中的一個而已,試運營一年了還不賺錢那當然不會再放任下去,不做了就是;堅果手機沒了,那可能就真的沒了,至於會不會成為像如今的金立、酷派、朵唯這樣的貼牌寨廠,那就要看手持堅果品牌人的底線了。

不同的是,堅果也不是沒的硬體做了,公司很明確的給出了要轉向教育硬體,相比手機市場錙銖必較的購買人群,教育行業和女性產品行業簡直就是天堂,沒有人會細摳到多少相差多少毫安時的電池,更沒有人會在意螢幕是什麼排列。

現在的手機市場,完全都是大品牌的牌局了,小品牌可能連小而美都很難做到,所以現在最經常看到的一個情況就是,但凡手機行業有一點熱門的風吹草動話題,魅族就不遺餘力地蹭了上去,高管和員工更是每天都在各種社交平臺上宣傳轉發關於新機的評論,人人都成了義務宣傳員,既感慨又心酸。

魅族現在的情況做得比堅果更極端,手機還砍掉了廣告的軟體業務,完全是背水一戰了,如果硬體再銷量不濟,那魅族將面臨無貨可賣的情況,即使珠海國資委註資了,但銷量的問題,國家可是不管的。

小個體戶和超級市場的區別這時候就體現出來了,像LG和索尼這樣的超級公司,一個部門沒了不影響,賣別的也可以,它倆甚至還掌控著某些元器件的絕對定價權,堅果和魅族在這裡面毫不佔優勢。

時間已經是2021年了,超級大廠和大品牌在供應鏈上享有絕對的優先權。

小米在2020年年底全球首發了驍龍888,一下搶走了之前每年都是三星S系列的首發權,甚至今年連vivo的子品牌iQOO 7都是全球第二搭載驍龍888的手機,三星的Galaxy S21隻做到了第三。

除此之外,小米11 Pro和11 Ultra還在3月29日全球首發了三星的GN2,僅僅在26天之前,魅族的18/18 Pro系列才剛剛釋出,全系主攝均為三星去年的旗艦GN1,一款新機的主鏡頭,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成為了上代產品。

為什麼現在的手機後面尾綴數字都是一個賽一個的大呢?因為單從心理感受來講,數字越大,自然也就越強和越先進,所以饒是魅族做相機調教的工程師再怎麼在微博宣傳,GN2各方面天生的素質肯定是要比GN1強的。

首發權重要嗎?重要。

它能帶來非常顯著的宣傳效果和實際收益:

1、“全球首發”宣傳噱頭非常大,且絕對正確

2、體現了和晶片公司的親密度

3、新機搶先銷售的時機

4、制定當年旗艦新品的定價權

說到這,筆者其實並不是在吹小米,而是舉了個就在眼前的例子來讓大家看看現在的手機市場對小眾和新品牌有多麼的殘酷。

所以這也可能就是為啥LG在一年之後就又匆匆地關閉了手機業務的原因,LG可不是靠供應鏈給什麼造什麼的,它在螢幕方面的優勢非常強,是可以開創手機產品形態的,實體卷軸屏的手機LG也是早早就已經展示過的,並且完全有機會量產,可看到當下手機市場的情況之後,LG還是覺得:算了。

已經非常成熟的產品市場,不僅容不下新品牌和小品牌,哪怕是曾經的巨頭和行業第一都是分不到什麼殘羹剩飯的,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回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