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的不是好酒?被人賣了別再幫忙數錢,酒鬼證實好酒該是這樣的《每日文章》

——“酒鬼”群聊酒話實錄之十九

“好貨不便宜,便宜不好貨”被做成白酒的坑

“您好剛關註到您,春節期間在某東買了習酒、金沙回沙酒,老白汾。看到您的文章長了見識,看來有些宣傳得越貴越好喝的說法,存在不靠譜的可能。

“此行道兒太深了,廠家、媒體、品酒的自媒體的宣傳,要多個疑問了,不可信哪!學習了您的一些文章,大開眼界 ……知道得晚了點,習酒一段時間炒得火兒,買了三種,價格很不低,感覺都在包裝和廣告上面了。”

“智商稅。”

“不知者無罪,和智商有啥關係?”

“幾十塊的成本,不知道啊?商品酒幾乎都是工業合成,看過我的文章,該知道這些啊。”

“不是化工專業,沒學過微生物學,也不清楚釀酒工藝裡面有這麼多貓膩……看了你的文章才有所了解,本來是感謝之意。聽你的意思,好像應該先知先覺智商才沒問題。”

“我也是感謝之意,您當成責難了,認為是譏笑您的智商低。酒水成本,工業生產,早就是常識,我以為您也知道。”

“對不起,確實不知道酒作為傳統文化,市場火爆。都在正規渠道銷售,作為外行也沒多想,看來被割了韭菜。偶然看到你的文章,加了關註,略知了一二……感謝你同時也後悔“遇到”你晚了。春節期間趕上所謂的優惠活動,買了這些酒,原來不是越貴越好,還是被收割了智商稅啊。”

“現在的商品酒,大都是工業合成,俗稱勾兌酒,再就是價格畸高。我已經把一款原漿老酒拉回到百元之內,其實是很好的年份酒,2007年的63度杏花村產區原漿酒。”

好酒的標準沒那麼複雜,應該是這樣的

“故事太多,現在人都有故事可講。成分就是固液法白酒,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十,現有手段不能分辨,到底加了多少50年、30年、15年。到底有多少是50年的基酒、30年的基酒、15年的基酒?隻能問企業的良心了。”

“所謂的年份酒也是同理,最準確的方法是不是就以生產日期為準。這才沒有故事可講。”

“我看你很懂酒的,品酒品茶,都是利用嗅覺和味覺,加上視覺。”

“方法都差不多,寫過品評之道系列,找來讀就可以了。不要迷信別人的觀點。”

“都是張老師給的福利,不然哪來的消費自由。”

“酒有個特性,就是大家喝了都覺得好,這個酒應該算是好酒。如果大家喝了分歧很大,那麼就算不上好酒。另外就是地域性的區別,脈泉做的並不僅僅是考慮江浙滬地區喝黃酒的那群人。”

喝慣了勾兌酒的嘴巴半天嘗不出好酒

“我對自己未知的、自己感興趣的,都喜歡求教。[抱拳][抱拳][抱拳]您別介意。”

“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覺就行。好喝是沒理由的![呲牙]如果喝之前有很多暗示和鋪墊,反而會懷疑自己的第一感覺。盲品才是真品。”

“這個事可以講個笑話。我剛開始做出了啤酒,到了第三次、第四次,覺得還滿意了,就拿出去給兄弟夥兒喝。然後大家都說,這酒不錯,挺好喝的。回頭就喊老闆拿箱啤酒來,我們今天隻喝啤酒了,我就知道自己釀的啤酒也就這麼回事兒了。”

“現在那些小子們才知道好歹,就千方百計地找理由兒來我這兒弄酒喝。這些時候他們才是真覺得好喝了,因為當初他們說好喝的時候,人家可能也隻是個客氣客氣。”

“黃酒書生老師,我喝白酒是頭兩杯(三錢)一般是直接入喉,不經過舌的前半部分。第三杯會分三次或兩次入口讓酒體在口腔打轉,鋪滿口腔緩緩嚥下。從喝酒的角度來說這樣對嗎?”

“感覺跟我喝中藥差不多[笑臉]”

“喝酒和品酒不同,你開始太快,把後面的動作提到前面來做就對了。”

釀酒大師的黑歷史,為了吃到肉才報考了江南大學

“江南大學的食品科學是非常牛的。全國高校她的食品科學與工程排名第一。”

“實際上不是全國第一,是全球第一。”

“黃酒書生,我還說小了。”

“我讀書的時候,食品,發酵,製糖是一個食品工程系。後來做大了,分開了,三個專業的人,基礎課都一樣。同窗2年,後來專業課才分開。

“我讀書是為了制罐頭,因為小的時候窮,沒有肉吃。我家鄰居是罐頭廠的,每天看到他們的垃圾桶裡有午餐肉罐頭的空盒子,就報考了食品專業。結果,錄取通知書分在發酵專業,當時還不懂,以為是做饅頭的專業。”

“每年的全國酒協會議,實際上就是江南大學的校友會。”

“清華北大沒有這個專業,哪怕在酒廠了,出去開酒的會也很少遇到同學或者校友。”

“黃酒書生 ,你那個時候能讀大學都是相當不得了,錄取率應該不到10%吧?”

“錄取率不到2%。”

“江南大學也是211/985,校園有3000畝地,在太湖邊。”

“在理工科來說, 大多數情況下,985與非985 的思維方式, 理解能力,那是有差距的。”

“我們同學中搞酒的很多都離開了,我的同班同學也設計過年產80萬噸的啤酒廠,年產6萬噸的黃酒廠,目前留下來做酒的沒有幾個。”

“現在江南大學徐副校長是我同班,他上學時就很優秀。那個年代自己拍照,都是黑白的,徐巖經常熬夜沖洗照片。他軍訓打靶,5發子彈49環。”

“最喜歡的是趙四同學,洋河酒廠一把手的兒子,每週回家裡都會帶來一箱酒。有他在,酒沒有少喝。其他專業的同學很羨慕嫉妒恨,我們不是啤酒就是白酒,不斷有好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