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峰會背後,拜登用10個月塑造戰略環境,事實卻是中國朋友多 《軍事報導》

《網路軍事每日報導》

跡象顯示,美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是拜登與中國元首視頻峰會的主要策劃者,而國務卿佈林肯則是陪襯,甚至可以說佈林肯提出支持臺灣參與聯合國組織和活動,為拜登增添了麻煩,成為了“靶子”。所以,中美元首視頻峰會後,美方主要是沙利文出面解讀。他說,拜登花了10個月時間“塑造戰略環境”,以便他能“以有效的位置”進入這個會談。

值得一提的是,沙利文又用了一個新詞“以有效的位置”,過去他是說“從實力地位出發”,相對而言,他有所收斂。

這包括在美國國內加強投資,為美國力量水庫“重新註水”;在國外與盟友夥伴協調,展現外交肌肉,強調美國領導地位。他稱,這些努力將美國和盟友夥伴置於“最有效競爭的位置”,為與中國“有效的、健康的”競爭設定條件。

不過,筆者認為他說的是假話,是為當下的實際是美國有求於中國的中美關系,加以掩飾。事實上,10個月來,所謂的“塑造戰略環境”,實質就是拜登團隊繼續美國的遏華政策的具體行動,而不是為了要見中國最高領導人而做準備。到底何為因,何為果?稍有點邏輯知識的人,都知道沙利文在“繞彎彎”。

如果美國真的在為這次峰會“塑造戰略環境”,那麼就是能使拜登在一個“有效的位置”進入會談並且得到中國的退讓,但是事實上,全世界都看到拜登在重申“四不”:美方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系反對中國;無意同中國發生沖突;美國政府致力於奉行長期一貫的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臺獨”。也不知道,沙利文是否也將這“四不”作為“塑造戰略環境”的一部分,如果是,那麼可以認為他是一個“鴿派”;但是,當然不是使到拜登難過居高臨下,而是被先立了規矩。

大家其實都看到,拜登不是面臨內外交困,民望下跌,也明白這個時候隻有中國可以拉他一把,所以才不斷降低調門,求見中央。所以,沙利文在談到會晤成果,提到美中要合作保證能源供應的可靠性,使之不妨礙全球經濟的復蘇。也提到美國貿易代表戴琪繼續與中方接觸,尋找解決經貿問題。筆者相信,美國財長耶倫參加了會談,美國期望中國幫助其穩定金融,才是大事。

不過,沙利文的“塑造戰略環境”,真是可圈可點,值得研究。他說,與盟友夥伴協調,展現外交肌肉,強調美國領導地位,這是他認為有利美國戰略環境的重要部分。筆者之前曾經提到過“沙利文模型”,展現他的主要理念。他認為,美國之所以能在戰後成為世界領袖,有一個重要的關鍵因素,即美國在全球所建立的同盟國關系。因此,應對中國挑戰,必須發揮美國盟友的作用,形成統一的“反華”戰線,“美國的任何戰略都必須從其盟友開始”。

有趣的是,這次拜登講的“四不”當中,就有承諾“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系反對中國”。你說拜登說的是真話,還是沙利文說的是真話?

然而,筆者要說的是,沙利文還可不知道全世界人民是多麼討厭美國的霸凌,美國的朋友真沒有中國多。

沙利文為了“塑造戰略環境”,10個月沒有少飛,東竄西蹦,搞所謂的“民主圈”,下月還要開全球民主大會。但是,美式民主破產,一個20年的阿富汗戰爭就足以說明了。美國將自己的價值觀推銷給阿富汗人,實際奪取美國的利益,結果還是破產,被迫撤軍。美國在全球包括香港搞的“顏色革命”,其實就是破壞,攬炒,已經越來越被善良的百姓識破。

再就是,美國的朋友圈都是玩虛的。而現在美國債臺高築,根本拿不出錢援助他國,反而是設法掠奪人家,不斷樹敵。

就此,中國推動的RCEP明年一月一日正式運行,這才是互惠互利的“朋友圈”,號稱是美國的盟友的日本和澳洲也迫不急待加入其中。再就是,中國的一帶一路,聯系了世界五大洲,大家齊心協力向著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道路前進,這是才是真朋友。更可笑的是,拜登要用“B3W計劃”對抗一帶一路。計劃宣稱,將會在2035年前,協助發展中國家興建價值40萬億美元的基礎建設工程,首批項目最快明年1月公佈,共涉5至10個基建。但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涵蓋的項目已超過2,600個,總額達3.7萬億美元。美國自己國內的基建都搞不好,還能搞“B3W計劃”?空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