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屈原第一幕第一場講述了哪戰國典故《十萬個為什麼》

《知識問答,以下為網友的回答》

  • 回答1
    作者:匿名用戶

    生辰八字

    屈原的出生日期,據近代許多人研究,約在楚宣王二十七年(公元前342年)到三十年(公元前339年)之間。照甲子推算,那年應該是戊寅年.恰巧,屈原的出生不但是寅年,而且又是寅月寅日。照中國曆法的老話是“人生於寅”,所以夏正便以建寅之月(即正月)為歲首。

    屈原既然是寅年寅月寅日生,真正符合於“人”的生辰,所以在屈原著名的作品《離騷》中說:“攝提貞於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這句是說太歲星逢寅的那年正月,又是庚寅的日子,我從母體降生了。

    說明這一年是寅年;孟是始,碩是正月,夏曆以建寅之月為歲首,說明這年正月是寅月;庚寅則說明這一天是寅日。屈原出生在寅年寅月寅日,這可是個好日子(據鄒漢勳、劉師培用殷歷和夏曆推算,定為公元前343年正月二十一日。清代陳瑒用周曆推算定為公元前343年正月二十二日),目前一般定為公元前340年。

  • 回答2
    作者:我是龍的傳人

    話劇《屈原》第一幕第一場講述了楚國屈原的典故。

  • 回答3
    作者:12唐易

    1、《屈原》創作的時代背景。

    《屈原》創作於1942年1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寇加緊對中國的侵略,集中主力對抗日根據地進行大規模“掃蕩”。蔣介石則加緊反共,大搞分裂,與1941年1月製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

    同時,在國統區大肆捕殺共產黨人和抗日進步人士。整個國統區成了令人窒息的鐵罐頭。

    面對黑暗如漆的現實,全中國進步的人們都感受著憤怒。郭沫若便以歷史劇為投槍,借古喻今,創作了歷史劇《屈原》,有意識地“把時代的憤怒復活在屈原時代裡”。並說:

    “我是有意借屈原的時代來象徵我們的時代。”

    2、《屈原》的矛盾衝突和主題。

    《屈原》的矛盾衝突,集中表現為以屈原為代表的聯齊抗秦為愛國政治路線與以南後靳尚為代表的降秦賣國的反動路線之間的尖銳矛盾和鬥爭。這是全劇的思想衝突和衝突的性質。以此為基礎形成了迫害和反迫害的鬥爭,構成了貫穿全劇的動作線。

    主題劇作這場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的拼死決戰,突現了古代愛國詩人、政治家屈原的高貴品質,使全劇充滿了崇高的悲劇精神與磅礴的正氣。它憤怒地揭露和鞭苔了賣國求榮、昏庸無道、陷害忠良的魑魅魍魎,喊出了“我們隻有雷霆,隻有閃電,隻有風暴”,“把一切沉睡在黑暗懷裡的東西,毀滅,毀滅,毀滅呀!”的時代最強音。

    3、屈原形象的性格特點及其意義。

    屈原是戰國時代偉大的詩人和政治家。崇高的愛國主義思想和忘我的鬥爭精神是他的性格特點。他熱愛祖國和人民,衷心地希望楚國能強盛起來,實現統一中國的大業。

    意義屈原的形象,是偉大的愛國主義形象。他是人民的理想,是光明和正義的化身,是中華民族的靈魂。他的高尚的政治情操和理想,不屈不撓的鬥爭意志,壯懷激烈的氣節和風骨,融註著我們民族偉大而悠久的歷史精神,顯示了民族的無窮力量,也展示了作者強烈的愛憎和戰鬥的革命風格。

    觀後感歷史劇固然是文學創作,不是史實的複寫,“藝術上的真實非即歷史上的真實”(魯迅)。然而,由於作者的創作動機、文學見解、個人風格等各方面的不同,他們所創作的歷史劇,仍有所不同。有的歷史本身的東西多一些,有的以歷史真實做基礎卻更多個人的創造。

    兩種類型各有千秋。郭沫若的歷史劇和這時期其他創作者的歷史劇,大多屬於後一種。郭沫若創作歷史劇的動機,正是出於現實政治鬥爭的需要。

    他說:“我要借古人的骸骨,另行吹噓些生命進去。”(郭沫若:

    《歷史·史劇·現實》)郭沫若正是持著這樣的歷史觀點,從反對投降、反對獨裁的現實政治鬥爭需要出發,以戰國時代聯合抗秦的故事作題材,創作了《屈原》以及《棠棣之花》《虎符》《高漸離》等劇作。劇中的歷史人物,往往已經不完全同他們的“原型”一樣了。

    劇中的屈原,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兼詩人的典型。他心中時時繫念的是祖國和人民的命運前途,力主聯齊抗秦的外交路線,因為他早看透了秦國的野心,認為唯有聯合抗秦才能保國安民。一向光明磊落的屈原,根本沒有料到南後之流竟然採取那麼卑鄙無恥的手段陷害他,橫加以“亂宮廷”之類的罪名。

    屈原把祖國的安危和人民的禍福,看得遠遠重於自身的利害得失。他衝破一切思想束縛去進行英勇的鬥爭。昏庸專橫的楚懷王不聽屈原的一再忠告,破壞了反侵略統一戰線,轉而依附秦國。

    面對正在沉入黑暗的祖國,失去自由的詩人的滿腔憂憤,以《雷電頌》的形式無比猛烈地迸發出來。《雷電頌》,是屈原鬥爭精神最突出的體現。而愛國愛民的深切感情,是詩人鬥爭精神的源泉。

    《屈原》劇中,還刻畫了兩個性格迥然相異的女性形象──嬋娟和南後。確如作者自己所說的:“嬋娟的存在似乎可以認為是屈原辭賦的象徵,她是道義美的形象化。

    ”她由衷地敬愛屈原,崇敬屈原的道德文章。當風雲變幻、濁浪排天的時候,她那平日蘊蓄在心中的崇高信仰、優秀品德,真正突現出來。從她對變節投敵的宋玉的有力斥責,從她面對南後淫威所表現的堅定從容,特別是從她生命垂危時那番動人肺腑的傾訴,使我們看到了一個“竟與橘樹同風”的高尚靈魂,一個廣大人民道義精神的化身。

    這個形象對塑造屈原這個典型起到了很好的烘托作用。與嬋娟相反,南後僅僅為了個人固寵求榮,竟然不惜取媚侵略勢力,與秦國暗相勾結,陷害屈原這樣的忠良,禍國殃民,而且所採用的手段又是那麼的卑鄙無恥。當她的陰謀得逞以後,她更加猖狂、恣肆,徹底暴露了她冷酷殘忍的本性。

    南後這個形象的刻畫,對屈原的典型塑造起到了反襯的作用。使屈原光明磊落、大公無私的品德,益加鮮明突出。

    劇中的宋玉,是作為一個“沒有骨氣的無恥文人”來塑造的。他虛偽自私、全無操持、趨炎附勢、賣身求榮的性格,從另一個角度反襯了屈原,並同嬋娟形成鮮明對比。宋玉這個形象,對當時依附國民黨反動派的幫閒文人,無疑是有力的鞭撻。

    人物塑造的成功,使劇本的深刻主題得到充分表現。觀眾和讀者從這出歷史劇中會自然聯想到現實生活中蔣介石反動集團的反共投降罪行,蒙受“千古奇冤”的新四軍所遭的殘殺,……從而加深了他們對祖國前途的憂慮,燃起他們心中的怒火,鼓舞他們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

    《屈原》一劇中,穿插了相當數量的抒情詩和民歌。它們是劇本的有機組成部分,對劇情發展,人物刻畫,主題表達,都起著重要作用。這是劇本藝術上的一個特點。

    譬如,全劇以屈原朗誦《橘頌》開始,結合屈原對於《橘頌》內容的闡發,展露了屈原的人生抱負。因此,屈原時時以橘樹的“內容潔白”“植根深固”“秉性堅貞”自勵並勸勉青年,要他們“志趣堅定”,“心胸開闊”,氣度“從容”“至誠”,特別是要“不撓不屈,為真理鬥到盡頭!”這與第二幕南後等策劃陰謀時所表現的自私偏狹、卑鄙陰險形成了強烈對比,為隨之而來的劇烈衝突做好了準備。

    嬋娟死後,《橘頌》再次出現,首尾呼應。它像是始終迴響在一部交響樂中的主旋律,反覆出現,以強調劇本的主題──“不撓不屈,為真理鬥到盡頭!”再譬如《雷電頌》,則被安排在全劇高潮的波峰浪巔,由主人公屈原獨白。

    這不僅是刻畫屈原典型性格的最重要的一筆,而且使劇本主題異常鮮明地突現出來。其他如屈原吟詠的《九章》《惜誦》譯句,有助於表現詩人蒙受奇恥大辱之初的心情。正因為有這些精彩豐富的詩歌,自然而和諧地穿插在劇本中,才使劇本充溢著濃鬱的詩意,具有更加感人的力量。

    關於《屈原》的創作意圖,郭沫若曾經講過,是要“把這時代的憤怒復活在屈原時代裡去”,是要“借了屈原的時代來象徵我們當前的時代”,演出的實踐表明,作者的這個目的達到了。1942年春天,《屈原》開始在重慶上演,其反響之強烈,是以往歷史劇演出時所未曾出現過的,儘管《屈原》後來被國民黨反動當局禁演,但是《雷電頌》的聲音仍然迴響在整個山城,常常可以聽到群眾發出“爆炸了吧……”的怒吼聲;“在當時起了顯著的政治作用”。

    《屈原》不但是這一時期革命歷史劇最輝煌的代表作,而且在整個現代文學史上,也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瑰寶。

    郭沫若這時期的歷史劇,已形成獨特的革命浪漫主義的藝術風格。同作者早期的歷史劇相比,它們不僅仍保持著鮮明的個性、濃厚的詩意、熾烈的熱情等一貫的特色,而且具有了更厚實的現實基礎,更充足的信心和更堅定的理想,可以鮮明地顯示出郭沫若歷史劇革命浪漫主義風格的這種發展和成熟。

  • 回答4
    作者:匿名用戶

    對句:齊人魯連思蹈海

    (平仄不合)

    魯連蹈海,典故名,成語,語出《戰國策》卷二十〈趙策·秦圍趙之邯鄲〉,”魯連”,即魯仲連(約前305年~前245年) 戰國時名士。”蹈海”,蹈東海而死。表示寧死而不受強敵屈辱的氣節、情操。

  • 回答5
    作者:姬覓晴

    話劇《屈原》有以下五幕:

    第一幕,屈原教育學生宋玉,要像橘樹一樣“獨立不倚”,在大波大瀾的時代“生要生得光明,死要死得磊落”。並且通過侍女嬋娟的口交代,秦國使者張儀遊說楚王,詭稱秦以商於六百裡之地予楚,條件是楚齊絕交。屈原則主張“聯齊抗秦”,目標是成就統一大業。

    第二幕,南後在楚宮內廷設計陷害屈原,假裝暈倒在屈原懷裡造成調戲自己的假象。楚王罷了屈原的官並且改變主張,宣佈和齊國絕交同秦國修好。

    第三幕,屈原跑回自己家,他的憤怒被大家認為是瘋了,於是鄉鄰為其招魂,屈原出走。

    第四幕,屈原路遇眾人,痛罵張儀怒責南後,楚王大怒之下把屈原關進東皇太一廟。

    第五幕,嬋娟找到屈原,誤服毒害屈原的毒酒而死,屈原逃往漢北。

  • 回答6
    作者:匿名用戶

    郭沫若話劇《屈原》劇本共五幕。

    劇情簡介:

    春天的一個早上,屈原將剛剛寫就的《橘頌》送給弟子宋玉,勉勵他在這大波大瀾的年代,應象橘樹一樣獨立不倚,保持品節。

    侍女婢娟來告訴屈原關於張儀的事情。張儀是秦國的丞相。他此次來楚,就是破壞東方六國的團結,鼓吹”連橫”,以利秦國各個擊破。

    楚王聽從了屈原的勸告,拒絕了張儀。但張儀又去走南後鄭袖的門路。想搬掉屈原這個障礙。

    南後是個兇狠陰險的女人。她一面指示上官大夫靳尚加害屈原,一面親自出面陷害屈原。她請屈原來到宮中,就在楚懷王就要進宮的時候,她假裝頭暈,撲倒在屈原懷裡。

    等楚王進來,她裝出委屈的樣子,誣告屈原調戲她。楚王大怒,免了屈原左徒的官職。

    在南後的努力下,楚王接受了張儀的”連橫”計劃,與東方各國絕交。張儀成為楚國的座上賓。

    一次,他與南後外出時遇到屈原,肩後戲弄屈原。屈原悲憤交加,大聲斥責南後和張儀。楚王命令將屈原關進東皇太一廟。

    太卜鄭詹接到女兒南後鄭袖的密令,要毒死屈原。這時,屈原的恃女蟬娟來看望屈原。屈原不知酒中有毒,將毒酒送給蟬娟解渴。

    婢娟飲下毒酒,中毒身亡,卻為能替屈原死而深感欣慰。屈原為她展帛哀誦《橘頌》。